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激情小说  »  【女警半朵淫花】(41)【作者:拾贝钓叟】
【女警半朵淫花】(41)【作者:拾贝钓叟】
字数:9043
 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,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。
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,谢谢 !

      ***    ***    ***    ***
               〈41〉

  至於凤楼的左邻右舍,简陋小巷子住的都是有点年纪,以单身老阿伯居多。
  他们付不起嫖我的价金,我也不想得罪,只要嘴甜,逢年过节送个小礼,有空上前打打招呼,或逐户拜访,让老人家摸摸抱抱,他们就满足了。

  我对杨雄完全无怨言,甘心做他的赚钱工具,所得全归他,唯一要求是不以真面目见人。

  人气聚集、有媒体到场採访,杨雄说:「凤姐之所以蒙着面纱,她是埃及女子,才有金色耻毛。」明明就是女督察当妓女见不得人,被他说成尊重埃及文化传统。

  灯光昏暗又可增加神秘之感,朦朦胧胧的美,才能更加地撩人心弦,客人摸得到吃得到,不一定看得到。

  我是高阶警官,又顶着密宗前世欢喜佛的光环,有权有钱。自不可能公开当低级娼妓,也不会有低三下四的人敢来践踏。

  但有一种人,我一定会见,那就是被我法办过的罪犯、小贼。渡人渡心,只要有心向上,我会待之如入幕之宾,聊聊过去,问他恨不恨我?问他过的好不好?要钱给钱,用身体、用淫荡弥补,任其予取予求。

  还有一种人,就是因意外成残,或者遭逢变故的人,我一定会见。老天折磨他们的身体,欢喜佛抚慰他们的心,明妃会和这些残者双修,我会叫杨雄照应他们的生活。

  有一天,已过正午时分。

  蓦地,一阵急促脚步声遥遥传来,打破我凤阁午后的宁静。抬头看巷弄,杨雄远远背一个人偶,没手,没脚,误以为是展示T恤用。进门一看,竟是活生生的一个人,说要找我。

  这残缺到不像一个人者,叫马迪,浑身都是尿骚味。二手只剩上臂;二脚从大腿下全截掉,还包着压力套,活像卡通里的小呵噹。浑身体无完肤,头儿大大没毛,更像漫画《老夫子》中的第二男主角「大蕃薯」。

  「怎会残缺成这样?」我起身,头一次走出情境珠帘迎接,轻声问:「请问,你找我何事?」

  马迪很不好意思说:「听说这儿有手天使,在帮重残者解决性压抑和焦虑?」
  「你要找手天使,帮你射精?」他「嗯!」了一声。在沙发上用滚过来、滚过去的方式看着房内,以为还会有其它女人。

  「我?我…没在做这事儿,谁告诉你的?」明知有人故意整我,但我更想问他:残成这样,有留性器官?还有性功能吗?

  实在开不了口。对他笑!看他一身臭,想必无法自己洗澡。恻隐之心把他抱进浴室,先帮他洗澡。

  我惊愕的问:「哇!你这傢伙…不~SORRY,我是指阴茎。这…肯定非天生,怎来的?」

  马迪的阴茎简直奇形怪状,茎身弯曲不说,那表面皮肤像拼布,缝合的疤痕增生形成蟹足肿,密佈在阴茎表面,龟头歪斜,马眼裂开,活像漫画里,妖怪拿来性侵美少女的性器。

  马迪说:「瓦斯爆炸,烂了,医生帮忙重建改造的…」

  「整成这样…花很多钱吧?」马迪说:「先是怜悯,结果整成畸形苦瓜,布满颗粒,医生没敢收钱!」

  「这颗粒是蟹足肿,是你体质怪不得医生。可它长长弯弯,也不像苦瓜啊!」倒像几块拼布缝合,佈满刀疤,光想就很痛,伸手摸摸,很心疼,慢慢的帮马迪洗乾净。

  接着拿我的黑兰极萃乳霜帮他保养,尤其是那阴茎。他的畸形阴茎一直是硬的,里面似有骨头。

  马迪告诉我,很感谢一个警察,从瓦斯气爆现场背他出来,才有命活着,更感谢这名警察,介绍名医,帮他重建阴茎。

  「医生对我说:『马迪不要哭,老天爷拿走你的四肢,我会接上长长一根,让你可以自己尿尿。说不定给你特殊专长,可以养活自己。』经过五次手术和移植,我才有这异於常人的性器官。」

  马迪说过成残的来由后,又再问我:「这儿有没有手天使?」

  「这儿,只有我。也没别人愿帮你这畸形弄出来。」我抓住的阴茎开始套弄起来,一边套弄,一边问他:「马生生,这样你舒服吗?」

  「嗯!好舒服,可以再快一点…」应他要求,我更快速一些,我的D乳随之猛晃。要是别的男人,手早过来了,但马迪没手没脚,我乾脆把那蕾丝胸罩解开,一对雪乳就跳了出来,骄傲地挺立在他眼前。

  问他:「想吃吗?」也不等他回,抱起他,像喂小婴儿,往前挺胸把乳房送到他的嘴前。

  马迪看到此光景,哪还忍得住,嘴一张,对着我那诱人的乳头就咬下去。他一含住那粉红色的乳头,就开始吮吸起来。

  我右手继续帮他撸管,左手紧紧的抱住的的后背,挺胸就他的嘴,让他两个乳头轮流吮吸,他吃到滋滋作响。也吃得我浑身难受,身子燥热不已扭来扭去。
  因为马迪什么都无法做,只能看着我曼妙成熟的肉体,柔软丰腴的细腰,还有那丰满乳房以及挺翘的臀部。

  只能等我喂他吃!可是,光吃奶他那会饱?

  「马先生,你有带钱吗?」

  「小姐!你下面是不是也需要大鸡巴?」这傢伙没手没脚,但也是不折不扣的男人,但说这话,我听了不太舒服。

  「那有!我只看钱做生意。」

  他一脸尴尬,吱吱唔唔的说:「要钱?我口袋里有…有…有一千一百一十元。」我翻他衣服,也才110元。问他:「一千在那?」他幽默的回:

  「哪…这儿,一根1,加起来不就是1100元。」

  我来个深呼吸,再调匀呼吸,又细细的打量了马迪一会,心有所悟后,我冷笑。

  起身把马迪抱出浴室,他看来是那么的紧张,说:「小姐!对不起,我不该说你需要大鸡巴这话的。」

  喂他吃奶是母性的恻隐之心,他说这话是不妥。但没有母性会和一个没手没脚的娃儿计较。我当然知道马迪他要的,只是手天使。我也有心帮忙重残者解决性压抑和焦虑。

  我没有把马迪抱出门外,而是抱上床。

  淫狱不空,我不成佛!

  我偏要和老天作对,造化毁了他马迪,我偏要马迪快乐。我决定要用我的身体当屄天使,帮马迪射精。

  无论过程如何,都要怜悯他,让他好好享受做爱,给他从来未有的爽度。
  和一块没手没脚…的男人做爱很累。全都要我主动,一不小心他还会像大蕃薯滚来滚去。为了取悦如此古怪,该说这样丑陋男人身,我心情也很OS:
  「倪虹,你这是和什么畸形做爱,是怪物?还是大蕃薯?」

  偏偏马迪四短必有一长,那奇形怪状的丑陋性器,在我洁净粉嫩小穴里,很猛!我用尽全力,他在我猛烈的节奏下啪啪做响,竟能金枪不倒。

  猛烈节奏撂不倒他,只好用柔攻,慢了下来又忸怩摇几下。虽说性器上全是可怕的疤痕和蟹足肿的颗粒,但我湿滑细腻的小穴丝毫不厌恶,反而是触感,给我别具异样的刺激。

  「这是什么?啊…好奇怪的感觉…嗯啊…」奇形怪状加上疤痕与蟹足肿,让我的私密处觉得有热又痒,丑陋男根在小穴里来回,拉动嫩肉翻卷,被刮痧觉得好像触电一样。

  「哇!感觉小哥你在变大?」肉穴娇嫩,温柔的动作反复,让他勃起变得胀大,每每触及我深处时,我便轻声细哼。他就是一块大蕃薯,我只好抓住他的后脑勺,把垂在胸前的水滴奶向马迪的嘴靠拢,可惜,他只能看雪乳在晃,吃不到啊!

  马迪喔喔叫:「喔喔~小姐人真好,爽极了…抱紧我~再紧点儿~,就是这样,喔!好爽啊…」

  没手没脚的驱体,不好平衡,被我骑在跨下,他还是不规则的乱摇,马迪这块大蕃薯柔软宛若无骨,还真怕压坏了他。小心一点还是能灵活驰骋,不断忸怩刺激彼此,二人双双体会到醉魂酥骨的无穷快意。

  「嗯~舒服。小姐你身上味道好香。怎?你下面好湿,你看来有些等不急了。」我一个人穷忙,想搞定他,反而输了自己?

  他说的没错,感受不同撩起情欲,让我淫水四溢滴淌。马迪说我眼神迷离,满脸柔情蜜意。

  我回道:「对呀!人家身子好难受哦~先生你可不可以不要说话,让人家好好快活一回?」

  「对不起,知道你难受,秀秀!我废啊…」

  「没关系,我自己来,还是很舒服的。」我先是低声娇吟,后来顾不得形象,改为大声淫啼。

  「嗯~人家里面好酸好痒,我得再进去深些才行。喔~马生生你鸡巴可真长,够深…都要挤进子宫里去了。」

  一个绝世美女,骑着没手没脚的怪物,自个在忙还表情迷乱,那是很突兀又魅人的情景,自己笑自己满面羞红,下身没来由一热,紧窄的穴一点一点紧缩。
  「啊~马哥哥,你是不是插进子宫了?人家好麻…喔~好酸…」

  马迪说:「我也不知道,头一次用。可是我好爽,你屄里好烫,我好舒服。
  你要忍一点,我还没射精的感觉。「

  「不行,不行了,忍不住…喔…人家要丢了啊」说时迟、那时快。

  「啊…嗯啊…不行…要去了…啊…」身躯猛地一阵剧烈颤抖,感觉有一道汁液如同涌泉般,强劲的喷发。

  在不一样的刺激下,我很快就高潮了!

  马迪看我身子痉挛,不住抽搐,说:「小姐,我的鸡巴感觉被你越勒越紧,很烫,烫得我阵阵发疼时,突有一滚烫蜜液酥得我酣爽畅快。1。2。3。4…」
  马迪盯着二人的交合处,不知他数1。2。3。4…在算什么?

  当他看见我的金色耻毛,他彷如寻获亲人很是激动,叫我二手抬高,要看我从不修茸的腋毛。我心里滴沽,他怎知我从不修腋毛?

  马迪看过耻毛后,竟改口称我仙子,说:「仙子,我有算,你高潮的颤动,不多不少刚好颤我二十下,这滋味我很销魂。你善心帮残缺的废物,仙子你受委曲了。」

  被恭维也被损,我心里骂:你这块大蕃薯,得了便宜还卖乖,我免费招待,连高潮都奉上,这善事该也做够了。我得赶紧把这大蕃薯的精液给弄出来。
  我扬起笑脸说:「嘻嘻~我善事还没做完呢!来~我们继续…」

  挺起乳胸猛摇摆着身躯,再次夹紧肉穴,又忸怩了百来下之后,忽然打了一个哆嗦。被马迪看出我舒爽的倒吸着凉气,他有点乐,说:「仙子!看你媚样…
  又要爽飞了吗?「

  该死的,怎么搞的,难道医生变态,这大蕃薯怎射不了精?咬着牙,控制着心念,「不就是渡人,我不能内耗太多…」强自将心中隐隐升腾起的灼热与绮念压制下去。

  为了要应付男人,这几天积攒的欲望,廿分钟不到全被清空。都高潮三回,还潮吹了。只觉他下体坚硬如铁,那龟头细细尖尖还开叉,该是被硬叉开子宫颈了,感觉都要撑破我的子宫,他竟还没射精的感觉。

  马迪也不好意思,说:「是我太久没沾染女人了么?」

  「我不是帮残缺人泄欲的天使屄。亲爱的,做爱是享受,我要马先生快乐,你专心一点…」

  「我那敢轻视你?你可是大名鼎鼎,红遍香港的埃及凤姐,是我心里的仙女啊!」

  我抛了个媚眼,说:「喔!你到说说看,我有多红?怎会称我仙女?」
  「我重建阴茎的医生,都拿你照片让病人测拭性能。我就爱你的腋毛,觉得你是仙女,才会耻毛和腋毛不同颜色。」

  我噗滋一笑,心里喜,难得有此爱腋毛的粉丝。马迪继续说:

  「病人都拿你照片练枪,我只能把你照片放在身下,滚来压去,梦想把阴茎插进仙女肉穴儿里,梦想射你个百十来回啊!」

  我懂了,「我就如天上的仙女,只能遐想。即使有,他没手,想摸也摸不着。」
  马迪说:「今儿慕名而来,相形见绌还被宠幸,还真是销魂爽快啊!只是我没钱,不好意思做太久…」

  这话听了窝心,用眼角余光淡淡的瞥了瞥这一块男人,回说:「后~亲爱的你这驴屌,天下男人才该见绌,讲钱就俗气。」欣赏这块有才气的料,唇角不禁泛出一抹得意的笑容。

  我闭上美眸,又摇了一会儿,忽地感觉小腹又传来一阵快美之感。知道高潮会再来,那…来就来吧!怕什么…大不了明儿起,公休一星期。我的世界我掌控,我爱给谁就给谁,是我主动,不由的摇动嫩穴,又猛烈的摇曳了起来。

  「你乳头粉红,看来已经很硬。可惜我摸不到。」他吐着舌头,说:「我想吃,这可这废,吃不到。」

           啪~啪~啪啪啪~啪啪啪啪~

  「仙女…你长的美,摇的真棒…好紧啊…大力一点,爽啊…」

  啪~啪~啪啪啪~啪啪啪啪~屋内彼此肉体激烈碰撞的淫靡声,让门外等候的客人引起骚动。

  侧耳细听,几个男人不听杨雄阻挡,想硬闯进我凤阁不成,就在门口大声连连催着喊:「老兄!快一点,别一个人吃乾抹净…听说这凤姐小穴儿诱人的紧,你且快些射了,让我们也插插那妮子的花心!」

  马迪说:「听,天下男人都争着要插妮子你的花心。」

  「…哎呦…怎这样说?…嘻嘻」我嗲声嗲气的回,女人有此成就,被争宠的感觉真好。

  嘻笑之后,我会心一笑,不想告诉马迪,让节奏快了起来,啪~啪~啪啪啪~啪啪啪啪~

  呵呵…我又要高潮了!

  一种既飘忽又羞人的酥麻,瞬间传遍了娇躯。直到忍不住了,才不由自主的开口发出低低的哼叫:「啊!啊啊!啊~去…去了~嗯…哦…哦…嗯…我又丢了啦!」

  欢乐之余,高潮几次的身子无力,慢慢往下蜷曲,不得不伸手抓住马迪的胸膛,猛喘。

  马迪没手没脚,他无法感受我滑嫩的身体,已经香汗淋漓。也是无意间发现,马迪性感带在二颗乳头,我蜷曲伏在他身上,用手指弹、用舌头舔吸,忸怩腰身猛攻没二分钟,他先是哇哇大叫,接着就射的淅沥哗啦!

  射完后,我给他来个紧紧拥抱、双方眼神对焦,我真的看到马迪眼中的泪光。
  果然男人射精后很脆弱,他说好希望时间一直停留,舍不得就这样收场,泪水在眼眶中打转,好希望哪一天会再有下一次?

  「再一次?你想,现在就可以,何必等哪一天。」

  马迪说:「仙子,你真没有必要,我射一次就够了。外头客人都要暴动了,都在等插妮子你的花心呢!」

  被说成好像我来客数很多,羞低了头小声的说:「我的意思是,你若还会硬,我可以再陪你做一次?」

  「嘶,那我说心里话。其实仙子的穴小窄紧,插你穴儿,愈玩水愈多愈爽!
  那种滋味着实美妙。只是认命也没钱,要是我有,我真他妈的想连来三回呢!「

  「好!沖着你真诚,就说定了。本仙女免费招待,今天陪公子来它三回!」
  马迪一脸喜,身子像虫般吃力的涌动几下,说:「那仙子,上来吧!见笑了,还是得劳烦你,辛苦了!」

  「不客气!我来就好…」第二回,跨坐上他的身子。扶起那怪异,轻触阴唇闭上眼睛,慢慢滑了进去。

  「呵~呵!仙子,你里面依旧好紧好烫喔!」我摇着自己的身体,马迪没手,我用双手自己握着乳胸,对他做出淫荡的表情,我在思考,还有什么做爱姿势适合他?

  「唔~唔~唔~马迪!你的大迪迪好怪,怪爽怪爽的!嗯~嗯~嗯~」我乱喊,因为小穴被那奇形怪状,满是蟹足肿,只有怪物才有的性器官。

  「大迪迪,我…我的身材…这金色的毛…你喜欢吗?」

  我是真心忘我的呻吟着:「嗯!噢~嗯…亲爱的,你的大迪迪弄得人家好舒服唷~」

  我两颗水滴奶在马迪眼前晃啊晃的,只要男人都会忍不住伸手来抓奶,甚至抬个头就可品嚐我的奶头。可是马迪脊椎侧弯严重,性器和高挑的我结合,大蕃薯是吃不到我奶子的。

  他一脸哀求的说:「看仙子这么浪,乳房在空中甩荡,我好想舔你奶和吃小穴喔!」

  「唉!仙女我爱莫能助。待会迪迪要吃要啃,我都依你…这会儿本仙子没空…我快不行了…」

  「啊~啊~啊~啊~我不行了~噢~人家到了!人家到了啦!啊~啊~啊~怎又潮吹了呢?」我大力扭着腰,让小屄吞吐着怪物的性器。

  马迪老问一些奇怪的问题,比如凤姐不都会要求客人戴避孕套之类的话。
  「今天…危险期…你怎这样问?」

  「我如果怀孕了,会不会帮你生一个小蕃薯出来啊!」几年以来,已经没有期待,也不担心。这会儿被他一问突然想到,自己会不会突然怀孕?我竟怜悯马迪,想帮,让他有个孩子照顾后半生。

  高潮,想到怀孕……让我彷彿触电,剧烈颤抖,莫名感受到自己排出成熟的卵子。

  「哦!亲爱的!我刚排卵了!你有感觉吗?你快把精液射进来吧!」

  马迪听了很爽,「啊~啊~啊~啊~仙女,你再浪一点,浪女…你再干快一点,你这一说,迪迪快射精了!喔~喔~喔~喷了啊…」马迪以为我浪女在乱叫。
  呵呵!他不信,我有恻隐之心,真的想帮他生孩子。

  但他还是畅快的喷精了!我感觉阴茎开始颤抖,赶快帮鸡巴尽可能的顶在我深处,能感受到精液从大鸡巴顶端涌出。

  一个不孕,一个残缺!

  我遐想,无数健康、充满活力的精子,冲进女人神圣的子宫,万头钻动,竞相寻找能结合的卵子。

  怨老天作弄人,我在强烈的冲击下哭了!将心中感受大声呼喊出来:「哦!
  我感觉到了!好烫!好爽!继续,不要停下来!把人家小屄灌满前不要停下来!「

  马迪射精我竟感觉到幸福,感觉彷彿置身天堂一般,在极乐的当下,将手放在鼓起的腹部,轻轻抚摸着,希望体内那些浓腥黏稠的精虫是健康的,能帮我的卵子受精,完成残缺者的愿望。

  做妓,做到梦想成为母亲。也是第一次,感到心情无比舒畅。这一下午,我没再另接客人,整整陪马迪四小时。

  我都没有穿衣服,等着他继续想要的空档,帮马迪倒水,他没手就喂他喝。
  聊到葡萄酒,我裸身去帮他拿酒,开酒,晃着高脚杯帮他醒酒。

  晃到门口,杨雄还在忙着辞退等候的客人,「就说埃及凤姐,今儿有贵宾,下午不见客。明天再来…」

  「大夥儿,SORRY!慢走。巷子里小贩有卖吃的喝的,谁都可以拿,免费,凤姐请客。」

  我把腰一低,小心地把乳头乳晕全沁满酒,再抱马迪到胸前,把乳酒到送到他嘴边,说:「听到没,你是我的贵宾。来~我喂你喝酒。」

  马迪十分高兴,张开嘴接着吸吮。最后变成了我用嘴盛酒,含在嘴里然后送入他张开的喉咙中。

  酒后,我们继绩作爱,也只用一种姿势,让他射了三次。帮他清空精库后,我下腹部酥麻到双腿已经开始发抖,根本站不起来。

  「仙子,小的真的快死掉,爽死了…感恩你的恩德。」

  「马先生天贼异秉,嘻嘻,是我虚脱快被你搞死掉了…」

  做完爱后我已没气力,还是抱着大蕃薯去浴室,温柔的帮他洗香香。才叫杨雄进来,交待送他回去,顺便去帮他买几套名牌的高尔夫球短裤、衬衫。

  杨雄不太高兴,说:「倪虹,你老是送穷人衣服,巷子里卖菜、卖饮料、卖吃的,卖穿的当然有。随便送一套,何必买名牌?」

  「不行!马迪无法自己换衣服,去买透气的。」

  杨雄火大了:「啍~免费招待,摇到床都要垮了。你做善人,我得罪客人还没了收入,又叫我花钱?」

  「谁说马先生没付钱?人家可是付了一千一百一十元。」我摇了摇马迪的不倒金枪,损他:「哪…现金一百一十元你收下;这男根抵一千,我用过了,难不成你要?」

  拥抱马迪和他吻别,我深情款款的说:「马迪先生!不,我该改口叫你亲爱的,这根大迪迪只要有需要,就叫的士送你过来,我会帮你洗澡、换衣服,陪你做爱。这…有一些钱,拿去…」

  我很冏,没手怎花钱?总不能叫他咬着钱吧?

  马迪痛哭流涕,匍匐在床想要向我磕头,床软一个不小心大蕃薯滚掉地上。
  我顾不得自己没穿衣服,上前抱起来猛亲,急着问:

  「对不起,受伤没?别难过。你的驴头有过人性能力。等身体能平衡后,很多女人会抢着要包养,我再帮你安排。对了,那个救你的警察,叫什么名字?」
  马迪说:「只知他是九龙塘的督察姓邱。医生说邱督察也有受伤整过阴茎。」
  不用想就是志杰督察,这下完蛋了。志杰现在是妈妈的嘘嘘狗,二人恩爱的很。如果志杰知道,妈妈一定知道我兼差做鸡。

  我绝不让妈妈知道女儿在做妓,也从不会有人把九龙塘女督察倪虹;和砖瓦房的埃及凤姐;以及密宗双修瑜珈派的明妃,联想成同一个人。

  在香港,娼妓本身是合法的,多重身分的神秘感更有张力。不论仁波切的道场,或者杨雄的凤楼,都有三教九流争相来访。

  砖瓦房的小巷子,因为有我开凤楼做妓,有时候会造成塞车。得劳烦小警员过来疏导交通,我也很怀念小警员在街头打拼的日子。

  陷在年轻的回忆里,去第二个收藏桶里,拿出小刚的处男之精,嗅闻几下浑身颤抖,不知他现在书读的怎样?我一定会去找他的。

  曾进我生命中的人,都是我的恩客。

  我不过是一名妓女,却被称为明妃,被尊为佛母,可笑!?

  能和明妃双修是禄;不能上我床,佛母也会赐之以福。淫狱不空,我不成佛,我要用淫荡渡化花花世界,用淫灯照亮阴暗的角落。

  至於丘高扬基巴安排我和信众双修的部份,又做了几回,愈来愈玄,我本来只想度化凡人的性郁闷,熟料许下海口后,我竟然开了天眼,可以穿梭於异世界。到后来竟连异世界的魑魅魍魉,和树灵精怪都要和我双修。

  我是天主教徒,肯定不信有鬼灵精怪的存在。但是我的确有实实在在的进入异世界,事后却无法用科学解释这种神秘遭遇。

  只好等自己清醒一点,乾脆用外传方式,来交待清楚。

  回忆和丘高扬基巴双修那天,有小落红被当成甘露,让喇嘛吃了。接着和马迪做的时候,我真的感觉自己排卵,还真有小担心。迟了半个月,昨儿MC来潮,心失落了起来,我真的是不孕,註定要今生无后吗?

  很想要有自己的孩子,拿出地铁上那个小男孩给我衣服,是地摊买的便宜货,贵重的是那写着电话的小纸条。

  打电话过去,真有其人,叫冯祥益,那群在地铁摸过我的小屁孩,都叫他班长。我叫班长集合有摸过我的同学,这些人曾用零用钱供养我,也算恩客。
  「今后姐姐每星期六在毕架山花园开班,帮你们补习功课。」愈来愈不懂自己。

  一个个点名,「金色耻毛为凭,拿高!」我对他们说:「全都给我认真读书,考上警察学院者,姐姐拿我身体当奖品!」

  总共十几个小屌丝,我供应中餐,晚上还请吃饭才赶他们回家。家里穷的,乾脆学费我来付。几个月后,看大夥的成绩都有进步,倒也欣慰。

  有一天班长私下找我,说:「姐姐,同学都说读书也要激励,可不可以…」
  小屁孩单纯,话说的靦腆,但这要求让我脸红心跳。

  我想到无裤日在地铁,以为这些小男孩,只是想看,结果不是。班长说,同学想要我做出撩人的姿态,还要拍照传给这一群小屁孩,这样可以提振精神,激励他们读书。

  也不是没做过,但也是会太好意思,又恐怕这些小屁孩乱传,如果分享出去,我现在的位阶身分,那还得了?

  班长搞不定,又找人来帮腔,在小男孩不断的甜言蜜语,并答应一定会好好读书之下,我终於有条件的答应了。

  拍照那天全员到齐,在毕架山花园,他们选了一个代表主拍,其他人旁观。
  我脱光了衣服,坐椅子上摆POSE。小屁孩的要求和大人很不一样,每个动作都要起鬨、争相讨论才做出决定,应他们的要求,我一一配合做出撩人的动作,任由他们欣赏、拍照。

  最后有一个调皮的,要求我坐在椅子上,两脚抬高,露出阴阜及肛门。
  我犹豫了一下,问:「这样好吗?这种姿势姐姐很难为情。万一照片外流,姐姐我会官位不保啊!」

  我思考一会儿,和他们商量:「太露失去美感,姐姐直穿透明裤袜,给你们拍。但为了公平,你们要脱光。」
本帖最近评分记录
夜蒅星宸 金币 +9 转帖分享,红包献上!